依依☆想揉揉捏捏帕恰勇

從今而後──ICE無料

※奧塔別克x尤里(清水無差向)

※我就只是想寫個糾結的尤里

※一邊喊著清水好難寫一邊爆字數

※又是個壓死線系列,這次寫完時間是5/13早上2:30


  尤里在認識奧塔別克前對於假期沒有特別的期待,因為個性以及參加花滑訓練的關係他在同年齡中並沒有熟識的朋友,沒有人陪同的假期十分的無趣,導致對他而言假期只不過是不需要聽到雅可夫對他的碎碎念以及不用參加惱人的芭蕾課程,其餘的假期生活與平時沒有太大的差異。

  但是,自從尤里與奧塔別克兩人在大獎賽再次聯繫起來後,尤里經常趁著假期去奧塔別克的國家旅遊,奧塔別克帶著尤里在哈薩克地巷弄裡穿梭,一同拜訪了不少不為人知的風景與小店舖,在途中奧塔別克會和尤里說他小時候在哈薩克生活的點點滴滴與年幼時曾做出的蠢事,聽著奧塔別克說著過去的回憶與蠢事,尤里不禁笑了出來,一路上充滿了笑聲。

  偶爾會換成奧塔別克會從哈薩克到俄羅斯玩,尤里會帶著奧塔別克一起回到爺爺家,除了讓奧塔別克嚐嚐爺爺的手藝以外,尤里會帶著奧塔別克在附近的街道閒晃,走進一間間富有特色的店舖,有充滿童趣的玩偶店、肆意香味的麵包店、溫馨的書店……,每一間店鋪都是尤里小時候經常光顧的,尤里會邊帶著奧塔別克參觀邊說起自己對於這間店鋪最印象深刻的地方,奧塔別克則是認真地聽著,眉宇間帶著笑意。

  原先無聊的假期在奧塔別克的出現後出現了轉折,現在的尤里特別期盼假期的來臨,期待著奧塔別克這次會帶著自己去什麼地方、和自己說什麼樣的故事,新朋友地出現使他改變了許多,也越來越開朗。

  平時與奧塔別克不能面對面聊天,尤里轉而透過SNS聊天分享一天中在冰場的趣事,通常是尤里先抱怨著維克托又對勇利在公共場合動手動腳、雅可夫和莉莉亞又為了什麼小事情意見不合、冰場附近開了新的餐廳……等事情,奧塔別克則是認真地聽著尤里敘述的每一件事,偶爾在尤里提出煩惱的問題時幫忙想辦法,最後在談話結束前和尤里討論他新練習的跳躍或是接續步,尤里則會提供一些技術上的建議。

  隨著兩人的交集越來越深,他們間的感情漸漸地在不知不覺中偏離了友誼。

  *

  「尤里,你有喜歡的人嗎?」某天晚上在聊天快結束的時,奧塔別克突然問出了這個問題,尤里看到對話紀錄中的這個問句不禁愣了幾秒。

  「沒有。」尤里認真地思考了一下,他覺得自己身邊除了家人外,應該沒有什麼人是會讓自己想和對方在一起一輩子的。而他因為奧塔別克的問句,有點好奇對方是否有喜歡的對象「奧塔別克你有嗎?」

  「……有。」奧塔別克難得一反過去經常秒回的習慣,難得的遲了一分多鐘才回復,正當尤里打算問是誰時,奧塔別克傳來了「今天先到這吧,我先下線了。」的訊息,接著立刻下線。

  「嗯,晚安。」雖然有些不明白奧塔別克的反常,尤里仍然傳了晚安的訊息給對方。

  「那傢伙搞什麼啊……難道是不好意思告訴我女朋友是誰?」尤里盯著手機上的對話記錄想著,對於奧塔別克的反常十分地在意,他以為他跟奧塔別克應該是無話不談的摯友才對,為什麼對方不肯對自己說出心儀的對象是誰呢?尤里對此感到十分不滿,有種悶悶的感覺在心裡。

  「明天再問問他好了……」左思右想沒想出個結論,尤里決定明天再問奧塔別克,今天就先睡覺了。

  *

  在俄羅斯冰場練習的選手對於今天尤里明顯心情不佳的表現十分地不解,從早上練習開始,尤里就彷彿跟冰面有仇似的,跳躍都十分地用力彷彿要把冰面砸出了坑。

  「尤里奧昨天怎麼了嗎?今天心情似乎特別的糟糕。」在冰場外圍準備上冰的勇利看著正在冰場中央跳躍的尤里擔心地問著。

  「不知道,雅可夫跟莉莉亞都還沒來,所以他應該不是因為被罵。」維克托聳聳肩看著尤里的動作,一個優雅的接續步接上一個三周阿克賽爾三周跳(3A),看似輕盈的動作在他的執行下硬生生地成了砸冰的行為。

  「去問問看就好啦!」米菈聽到維克托與勇利的討論,沒打算浪費時間思考尤里為什麼心情不好,直接滑到了冰場中央把正在砸冰的尤里拉到維克托與勇利的附近。米菈一邊用雙手壓制著尤里的肩膀,一邊問道「嘿,說說你今天怎麼了。」

  「沒事!」尤里皺著眉想掙脫出米菈的壓制,但卻無法成功。他不耐煩地吼道「放開我!老太婆!」

  「哎呀!我在關心你呢!」聽到尤里喊自己是老太婆,米菈笑咪咪地把尤里整個人抬了起來。一旁的勇利看著米菈的動作嚇得不知所措,不知道該不該制止米菈讓尤里下來,而維克托則是拿起手機拍了下來,似乎對此習以為常。

  「米菈!尤里!你們想練雙人滑是嗎?還有你,維克托你還不上場練習?不想參加比賽了?」剛踏入冰場便看到米菈舉著尤里,雅可夫氣得大罵,那幾個讓人不省心的小鬼又湊在一起做什麼。

  被雅可夫一吼,所有人立刻停下原先的打鬧,各自回到固定的練習位置完成指定的練習項目,頓時冰場只剩下刀刃劃過冰面的聲音。

  *

  「尤里奧,發生什麼事了嗎?」勇利趁著中間的休息時間湊到正在冰場旁做拉伸的尤里身旁。

  「……有個人他跟我交情很好,現在他有了喜歡的對象,但是他不願意對我說。」尤里有些糾結地說了出來,但是不願意說出是誰不告訴他。

  「朋友間有喜歡的對象不告訴對方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吧?」勇利有些無奈地看著尤里,跟尤里交情好的人只有幾個,把俄羅斯冰場的同伴去掉之後只剩下了遠在哈薩克訓練的奧塔別克,說實在的,勇利覺得奧塔別克喜歡的對象應該是尤里,而且尤里也喜歡著對方。

  「可是他之前都不會對我隱瞞任何事情阿……」尤里有些茫然地看著勇利,奧塔別克告訴過他很多關於自身的事情,他不覺得告訴自己喜歡的人是誰與過去奧塔別克所說的事情有什麼性質上的差異。

  「或許是因為還沒告白才不告訴你的吧?」看著尤里茫然的樣子,勇利幫奧塔別克想到了一個可能的理由,接著有些好奇地問「倒是尤里你怎麼會這麼在意這件事情呢?你看起來不怎麼喜歡奧塔別克有心儀的對象這件事情。」

  「作為摯友當然會對這件事很在意啊!我才沒有不喜歡這件事情!」尤里像是被戳到痛處的瞪著勇利。

  「你是不是覺得在知道這件事情後心裡悶悶的不舒服?」勇利看著尤里的表情覺得自己的猜想可能是正確的。

  「……是。」想到昨晚的心情,尤里掙扎了幾秒,最後還是承認了。

  「你有沒有想過你其實喜歡奧塔別克?」勇利慢慢地說出了他的想法「不是家人或朋友間的喜歡,是對戀人的。我覺得你會感到悶悶地是因為你喜歡他,而你不確定對方喜歡的對象是不是你。」

  「這……」尤里聽到勇利的想法時,第一時間只想要反駁,但是卻又找不到反駁的點。

  「你慢慢想吧,我先回去練習了,不然維克托就要過來了。」本來還想繼續開導下去的勇利在看到維克托正往這邊看時,便決定趕緊回去冰場練習,免得等會被維克托找理由懲罰。

  「喜歡嗎……」尤里看著勇利離開的背影,默默地想著,對他而言奧塔別克是十分要好的摯友,愛情方面的發展是他沒有想像過的,但是冷靜下來思考,他對於奧塔別克的感情真的只止於朋友的層面嗎?

  他喜歡和奧塔別克處在一起,互相聽著對方訴說著各自的故事和發現;他喜歡和奧塔別克分享美好的事物,看著對方的眉宇間因此而充斥著笑意;他喜歡靜靜地看著奧塔別克的臉龐,仔細地觀察對方的表情變化,這一切的表現已經不再是朋友間的感情,而是更深一層的感情──愛。

  「……那個混蛋。」想通的尤里一把抓起了放在附近椅子上的外套,接著往更衣室的方向奔跑,在經過雅可夫附近時對著他說「我今天先到這!其他的之後再說!」

  忽略了背後雅可夫氣急敗壞的大罵以及其他幾人的調笑,尤里快速的換下了流汗的上衣,接著收拾完自己的東西後就直接跑回了宿舍,他邊跑邊用手機訂下往哈薩克最快的航班。

  *

  「尤里?!」從訓練場出來後看到尤里站在大門口,奧塔別克十分的吃驚,今天尤里應該沒有休假才對,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

  「奧塔別克,」尤里走到奧塔別克的身前,認真地看著對方說道「我喜歡你,我們在一起吧。」

  聽到尤里的話,奧塔別克愣住了,他沒想到從尤里口中問出「沒有喜歡的人」這個答案在一天之內就被捨棄了。

  見奧塔別克沒有反應,尤里有些緊張,他沒有想過如果被拒絕該怎麼辦,正急著想辦法時,奧塔別克終於開口了。

  「好。」奧塔別克回答時難得的笑了出來,「其實我喜歡的是你,但是你說你沒有喜歡的人,我怕說出來會破壞原有感情。」

  「我覺得我們都挺傻的。」聽到奧塔別克的解釋,尤里無奈的說道,因為一個小小的誤會,他們差點錯身而過。

  「尤里,你願意和我一起走過未來的每一天嗎?願意還是不願意?」奧塔別克認真地對著尤里問道,這是一個邀約,也是一個專屬於他們的誓言。

  「當然願意。」尤里向前抱住了奧塔別克,開心的笑了出來。

  從今而後,他們將永遠在一起。


【END】

评论
热度(8)

灣家人,懶癌晚期,更新緩慢。
目前主要坑:yuri on ice、全職高手。
雜食黨,基本無雷
YOI主要cp:維勇(可拆可逆)、勇利受。
全職主要cp:葉藍、葉黃、喻黃。

© 依依☆想揉揉捏捏帕恰勇 | Powered by LOFTER